>>   佛教百科   >>   佛教文库   >>   弘化社杂志2013年第3期  >>   家庭教育为天下太平之根本发隐

弘化社杂志2013年第3期  -  家庭教育为天下太平之根本发隐

文/ 印光大师

编者按:

家庭教育为天下太平之根本发隐本文是印光大师于民国二十七年(1938)关于家庭教育的开示。印光大师从以下三个 方面进行了论述:一、家庭母教是天下太平的根本,二、今天教育失败的根本原因,三、劝勉 大家一致在根本上努力。

 

世乱极矣,人各望治,不知其本,望亦徒劳。其本所在,急宜知之。家庭母教,乃是贤才蔚起,天下太平之根本。不于此讲求,治何可得乎。[1]

母教第一是胎教,胎教乃教于禀质之初。凡女人受孕之后,务必居心动念行事,唯诚唯谨,一举一动,不失于正。尤宜永断腥荤,日常念佛,令胎儿禀受母之正气,则其生时,必安乐无苦。所生儿女,必相貌端严,性情慈善,天姿聪明。[2]

及至初开知识,即为彼说做人之道理。如孝、悌、忠、信、礼、义、廉、耻等,及三世因果之罪福,六道轮回之转变。俾彼心中常常有所恐怖,有所冀慕。再令念佛、念观世音,以期增福增寿,免灾免难。不许说谎话,说是非,打人骂人。不许遭践字纸,遭践五谷,遭践一切东西。不许乱吃食物。不许与同里群儿聚戏。[3]

稍长,即令熟读《太上感应篇》、《文昌阴骘文》、《关帝觉世经》,俾知有所师法,有所禁戒。一一为其略说大意,以为后来读书受益之前导。[4]

幼时如是,愈读书愈贤善,不患不到圣贤地位,光宗耀祖也。否则任性骄惯,养成败类,纵有天姿,亦不知读书为学圣贤,则读的书愈多愈坏。[5]

古今大奸大恶之人,皆是有好天姿大作用之人。只因伊父母先生,均不知教学圣贤,躬行实践。止令学文字,为应世谋利禄之据,其智识之下劣,已到极底。以驯至于演出废经废伦、争城争地、互相残杀之恶剧。此种祸乱,皆彼父母先生,不知教子弟之道所致。自己纵无大恶,而坏乱世道人心之罪,当与彼子弟同受恶报于永劫矣。[6]

吾故曰:教子为天下太平之根本,而教女为尤要。以人之幼时,专赖母教。父不能常在家内,母则常不离子。母若贤慧,则所行所言,皆足为法。见闻已熟,心中已有成规。再加以常常训诲,则习已成性。如熔金铸器,模型若好,器决不会不好,以故教女比教子尤为紧要也。以贤母由贤女而来,若无贤女,何由而有贤母。无贤母,又何由而得贤子女哉。[7]

此种极平常之道理,人人皆能为之,所痛惜者,绝少提倡之人,俾为母者,唯知溺爱,为父者亦无善教。及至入塾读书,为师者亦由幼时未闻此义,故亦绝不知读书为学圣贤,不教生徒躬行实践圣贤所说之道。但只学其文字,以为谋利禄计。而不知学圣贤有莫大之利益,自己与子孙,生生世世,受用不尽。谋利禄,谋之善,不过现生得小富贵而已。谋之不善,现生身败名裂,子夭孙绝者,比比皆是。[8]

人与天地共称三才者,以有以先觉觉后觉,继往圣,开来学之功能,故得此尊称。若不以学圣贤为事,则是行肉走尸。唯知饮食男女之乐,则与禽兽何异。人之一字,尚是冒名,况与天地共称三才乎。[9]

然人性本善,人皆可以为尧舜,人皆可以作佛。而不能为尧舜,不能 作佛者,只有性德,无有克己 复礼、闲邪存诚,及修戒定慧、 断贪瞋痴之修德耳。此之修 德,最初由贤父母师长而启 发之,继则自己孜孜矻矻,努 力修持。虽未能即到尧舜与 佛之地位,其去下愚之人,日 在人欲中埋没者,已天渊悬殊矣。[10]

书云:惟圣罔念作狂,惟狂克念作圣。经 云:迷则佛即众生,悟则众生即佛。幸其为 尧舜、作佛之机在我,有血性汉子,岂肯以此 性德,任人欲所锢蔽,永为沉沦苦海之下愚众 生乎。愿世之为父母,为师长,为儿女生徒者, 各各勉之,则吾国幸甚,全球幸甚。[11]

( 选自《印光法师文钞续编·卷下》)

 

【注】

[1] 现在世道已经非常乱了,有心之士都希望得到治理。如果不知道治理的根本,期望也是徒劳,并不会收到实效。那么,天下太平的根本在哪里呢?这是急宜知晓的。其实,家庭的母教才是贤才蔚起、天下太平的根本,不在母教上讲求,怎么能得到治理世间的效果呢?

[2] 母亲教育小孩的方法第一是胎教。胎教才是使孩子具有良好的先天性情、素质的最好开端。总体来说,女人在怀孕后,务必要使自己的起心动念和行为,都要诚实谨慎。不要使自己的一举一动违背正派、贤良的禀性。尤其应该永远断绝腥荤食物,并日常念佛,使腹中的胎儿承受母亲的天然正气。这样,在生产时,必然安乐而没有痛苦。所生的儿女,必然是相貌端正庄严,性情慈悲和善,天资聪明。

[3] 等到孩子开始懂得话时,就向他讲说做人的正确道理。如:孝、悌、忠、信、礼、义、廉、耻等,以及三世(前世、今世、后世)因果报应,六道(天道、人道、畜生道、饿鬼道、地狱道、阿修罗道)的循环转变。可使他心中常对恐怖的境界有所畏惧,对美好的境界有所希望和羡慕。再让他念佛、念观世音菩萨,以使他增福增寿,免灾除难。不许他说谎话,不能谈论别人的是非,不打人不骂人。不能糟蹋字纸和粮食等其他一切东西。不许乱吃食物。不要让他和街坊中那些不三不四的孩子在一起嬉闹玩耍。

[4] 等他稍微长大,就让他熟读熟记《太上感应篇》、《文昌帝君阴骘文》、《关帝觉世经》等文章,让他知道有所效法,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而有所戒备。并一一为他讲解其中的大致意思,作为他以后读书学习受益的先导。

[5]小时候如果这样,就会越读书越贤仁、善良,不用担心到不了圣贤的地位,这样也可光宗耀祖了。否则孩子从小任性骄惯,渐渐变成腐败堕落之人,纵然有天赋,也不知道读书是为了学习圣人贤才,这样读的书越多,品格越败坏。

[6] 从古至今的大奸大恶之人,小时候都是有良好的天赋、可大有作为之人。只因他们的父母、老师,都不知道教导他们学习圣贤,不懂得教育他们亲力亲为去实践。只知道让他们识文断字,把这作为应酬世事、谋取利益和官位的敲门砖。这样的孩子,思想卑鄙下劣到了极低的地步。渐渐导致这些人在世间上演了一出又一出废除经典、败坏人伦道德、互相残杀的恶剧。这种种的祸乱危害,都是由于他们的父母和老师不知道教育子女或弟子正确的做人道理而导致的。自己虽然没有什么大的恶意和恶行,但破坏扰乱世道人心的罪过,会与其子女或弟子受到同样的长劫恶报的。

[7] 所以印光大师常说:教育子女才是天下太平的根本,而教育女儿为最重要。因为人在幼儿时,全靠母亲教导。父亲不能经常在家,母亲则经常不离孩子左右。所以说,如果母亲贤惠,那么她的一言一行,都可足以作为孩子的榜样。孩子经常耳濡目染,心中早已形成了规矩。再加上家长常常教训明示,就可以形成固定的习惯。好比熔化金属铸造器具,模型如果很好,做出来的器具决不会不好。所以说,教育女儿比教育儿子更为紧要啊!因为贤惠的母亲都是由贤惠的女儿而来,如果没有贤惠的女儿,怎么能有贤惠的母亲。没有贤惠的母亲,又怎么会有贤惠仁爱的子女呢?

[8] 这种极其平常简单的道理,人人都能做到。可惜的是,却很少有人提倡。做母亲的,只知道溺爱孩子。做父亲的,又不对孩子进行好的教育。等到孩子入学读书,作为老师,也是由于年幼时没有听说过这类道理,所以也绝对不知道读书是为了学习圣贤之道,不教育学生去亲自实践圣贤所讲的做人的道理。只知道让孩子学习书面文字,为以后谋取利益和职位、奉禄做打算,却不知道学习先圣前贤,会有巨大的利益,可使自己和后辈生生世世享受不完啊。设法谋取利益官位,如果计谋得当,行事正派,也不过是让自己现生得到微小的富贵而已。如果图谋不轨,方法失当,不仅会使自己现生就身败名裂,更严重的是导致儿孙早逝、后辈断绝。这样的例子,如果大家留心的话,就会发现到处都是。

[9] 人之所以能与天地并称三才,就是因为有已经觉悟的人来启发教育未觉悟的人,共同觉悟,继承以往的圣贤之道,开导后来的学人,所以才得到这样的尊称。如果不把学习先圣前贤作为自己的行动准则,那么就如行尸走肉一般。只知道吃喝及男女淫欲之乐,这与披毛带角的禽兽有什么不同呢?“人”这个字,尚且是假托,何况与天地并称三才这样的尊称呢?

[10] 然而,人的本性是善良的,人人都可以为尧舜,人人都可以作佛。但很多人不能成为尧舜、不能成为佛的原因,在于众生只有本性所具足的先天能力,而没有那种约束自己、让自己在做每件事时都归到“礼”上来,以及去除邪念、保持诚敬,修行戒、定、慧,断绝贪、瞋、痴等恶习的后天能力。这种后天能力,最初都需要由父母老师对孩子启发教育,然后孩子自己在成长过程也勤勉不懈,努力修持而得到。孩子长大后,虽然不能达到像尧舜和佛那样高的地位,但与那些下作愚蠢的人 以及那些整天被埋没在欲望中的人相比,已经是天上地下的差别了。

[11]《 尚书·周书·多方》中说:一个人如果放纵自己的心念,不思于善,即便是圣人也会退化为昏愚而积恶难反的狂人;如果一个人经过修身养性,能够克制住自己狂乱的思想和私心杂念,即使 是凡夫也能变成圣人。佛经上说:迷的时候,佛即众生;悟了之后,众生即佛。幸运的是,能成为 尧舜、成为佛的关键环节在于个人。有血性的汉子,怎么肯把这种与生俱来的天性,任凭人欲所 禁锢蒙蔽,使自己永远成为沉沦于苦海的下劣愚昧众生呢?但愿世上做父母、做师长的,为了儿 女、学生,要各自勤勉为之。如果大家都这样实行,那么我们的国家就非常幸运,全世界就非常幸运了。

返回目录  下页

责任编辑:如是我闻   文章修订1.1   2013-08-07